与蒋勋对话|打造北京收藏量最高的“网上名人书店”。“我们没想到。”

原标题:对话蒋勋|打造北京收藏量最高的“网上名人书店”,“我们没想到”

模范书店、诗歌空间、大众点评书店音像名录北京收藏量最高的书店已有或将有9.2万人光顾。

它原本是一个经历了百年风雨的救世主圣公会,被世人遗忘。然而,在青云阁和富锦书店旧址附近建了一家书店的蒋勋却参观了这个地方。经过两年的谈判、设计和装饰,这座承载现代故事的教堂与现代人重聚。

去年4月,模型书店和诗歌空间的大门打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使旧教堂复活了。

“那时候我们太忙了,没时间坐下来不停地收银和编码书。”前店经理指出当时比较忙的情况。“那时候收银台前都是人,客流量一天能达到五千多。”现在她正坐在收银台前,数着一天的收入和支出。偶尔有几个读者来要书,也不打扰这时候流动缓慢的时间。

毫无疑问,速度慢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模型书店的四家店只开了金融街店,其他店都是因为规定关门。直到4月疫情略有好转,日均客流恢复到300-500人。就在客流逐渐恢复的时候,6月份又发生了一次疫情,客流再次跌入低谷。直到7月以后才好转。

10月,黄金周过后,搜狐文化带着浓浓的秋意来到通街的诗歌空间,与创始人畅谈“常态化疫情”下书店的发展,谈书店的两三件事。

对话被适当删减了。

疫情让实体店穿过雾霾的隧道

搜狐文化:诗空间现在的情况恢复得如何?

姜寻:的整个订单已经正常化了,但是就利润而言,它低于我们4月7日的开业。6月至10月期间,增幅相当大。特别是还有一些报复性消费,因为一些老客户可能会有一些囤书买。

总的来说,也就是说今年特别是十一黄金周,我们的客流减少了,整体购买力还是比较弱的。

搜狐文化:和疫情前的差距如此大,只是疫情影响吗,还是另有其因?

一方面,姜寻:疫情的影响是每个人的消费能力相对较弱,因为整个社会的资本肯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的低耗产品开始走的更快,比如200以下的和文创的,走的更好。我觉得这是整个社会背景造成的。

其实疫情的到来让我们的实体店穿过了雾霾隧道,期间整个书店的运营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阻碍。一是我们员工流失,二是销售真的受阻。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对于书店人来说,他的心理经历了很大的起伏。但幸运的是,这段时间有我们的工作人员结转。其实(这一次)我感觉在时空错位的时候,我经历了一个按暂停键的过程。我们书店整体业态恢复后,经营也逐渐调整。

搜狐文化:书店在疫情期间做了哪些措施?

姜寻:我通过微信群做了一些个人讲座,比如“重读民国经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吸引了一些粘性客户。

其实未来的实体书店也需要这种粘性客户,他的不断回归会给店铺带来长久的利益。说实话,没有这些扎实的书友会的支持,这半年来会很艰难。

这次因为实体店开始运营,网上做的比较少。

在网上,我们维护书友的分享。我觉得这个过程也是我们互相弥补知识的过程。我讲一些我所掌握的知识,很多爱书的人都有其他的知识。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互相分享也是保持私域长期存在的原因。

现在我们的线下活动也在逐渐展开,我觉得整体收入平衡已经达到,还可以。

搜狐文化:疫情期间做了这些线上的动作,之后会往线上发力吗?

姜寻:的实体书店仍然是我想坚持的立场。很多记者采访我们是否应该做电商运营,但我是一个很经典的人。我坚信——书店不会消失,所以我可能不会轻易尝试新的商业模式。

书局已与“平台时代”接轨

搜狐文化:现在诗好像不是很流行了,怎么会想要创建一个诗空间?

姜寻:我的意见和你的有点不同。

没有说诗歌流行不流行,因为诗歌永远是一种优雅华丽的语言。我觉得它代表了每个时代,而不是一个时代。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诗意和美好。我认为诗歌是短小的散文,是人类语言的精华,所以我个人非常热爱和推崇诗歌。

为什么要创建诗歌书店?原因有几个。一个是我个人喜欢诗歌,把自己的爱好和情节放在里面。

另一个是我们刚从多家外国诗词书店收到了大量的书籍,也为书店的开业奠定了基础。我觉得任何一个美好的空间都可以称之为“诗意空间”,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特定的称谓。

搜狐文化:您在创办诗空间之前有想过它会成为网红店吗?

姜寻:这是我们以前没有预料到的。因为(我们)最初拒绝“网络名人”。现在我觉得,网名店的出现可能不是偶然的,时间、地点、流量都是自然产生的。我觉得这是它的特殊性和必然性。

当时4月份开馆的时候,那么多观众都能跟着看,包括现在我们北京书店收藏量最大的。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运营方式,这种空间塑造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这才是它成为网络名人的真正原因。

另一个(因为)让人觉得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诗意的栖居地”。这个空间可以良性运作,可以长久。

当然,虽然大家可能都热衷于打卡拍照,但我真的希望每一个观众都能放下手机,哪怕留一分钟看书买书,也是对我们作为实体书店管理者最大的支持。

搜狐文化:所以自身书店成为一个网红打卡地,您现在不排斥了是吧?

我之前并没有排斥姜寻:,我只是说(我之前以为)它可以成为网络名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做网络流量的。我们之前还开了另外三家书店,包括杨梅珠谢杰店、天桥店和金融街店。那时候对流量的理解可能会有偏差。但现在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流量决定了你的书店是否有热点,这是对受众的真实反馈,也是对我个人的认可。

但是,我还是想呼吁你,你应该尊重书店,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娱乐空间。书店有特殊的属性。它很安静,适合阅读,不仅仅是一个娱乐的地方。

搜狐文化:网上有声音批评一些书店只追求设计,不好好做书店,对此你怎么看?

姜寻: 我认为开书店是有感情的人做的事情。

每个书店都有自己的表现形式。装修当然很关键,但也不能夸张。我的态度是,只要观众同意,就是好书店,因为你的顾客没有认同感,观众不会买单。我觉得应该是以各种形式存在的,这样北京的书香才能延续下去。

搜狐文化:模范书局的独特之处在哪?

我在姜寻: 的书店的目的不是成为一个标准化的书店。

此外,我们书店有一个独特的模式,这是我们“传承学术文化,在纸上雕刻风景”的宗旨。我们有手工雕刻板和手工装订课程,这是我们独有的。

让观众真正接触文化,体验参与的过程,这是我们书店独有的。

另一个是我们书店其实是小众书店,和超市书店不一样。我们有些书决心不卖了。最近为了照顾一些人,我们带了一些所谓的鸡汤书。我们通常不做成功的研究,它们也不适合我们。

我们整个书店氛围很小,全是人文社科美术之类的新书,古书收藏也很多。这种书是我们顾客的中心。

我们的签名簿和毛边书在网上很难找到,甚至不可能找到。独特的书有独特的客户群。我们的特色是小众书店,雕版书,签名书,流苏书。

我们的客户主要是收藏家和学者,以及一些专注于收藏和阅读的中年年轻人和海外朋友。我们还与加拿大和英国的书店合作。

很多人意识到书店是一个释放感情的地方,却没有意识到它已经跟随了“平台时代”。

当然,作为大众的阅读空间,你想要独特的书,但也要接受大众。

我们也出版了一些比较受欢迎的书,包括《100个基本》和东野圭吾。这些书在公众中很受欢迎。之前没看过,现在稍微调整了一下适应大众。

搜狐文化:现在微微调整一些,是因为?

姜寻: 人太多了,很多人问是否有东野圭吾。你呢?你想要一本你离不开的书。这样,在最后一部分,我们的风格作为一个整体不会改变。

搜狐文化:这能说是为流量做出一些妥协和改变吗?

我们稍微调整了一下姜寻: ,但是不改,因为我们已经定了,目标客户那么多,这些书也只是为这些人准备的。(模型书店)属于收藏和阅读综合的圈子。如果是纯大众阅读,中间其实有个咖啡区,我们做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主题活动,叫“让温暖更温暖”。去年我做了半年多,效果很好。2000多本捐赠的书被放在咖啡区的中部。图书捐赠者包括编辑、记者和退休教师。他们捐赠的所有书籍都印有他们的印章。这个属于空间,我卖不出去,但是大众可以免费阅读。这部分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公共图书馆。

搜狐文化:您说过金融街店主打文创设计,文创收入在书店总收入的占比有多大?

姜寻: 我们仍占有较大的账面收入份额,文创约占30%。

我们有60种冰箱贴纸,它们都是基于我们的四家店,如我们的杨梅珠谢杰店和教堂店。这是一种民国的感觉,所以他有一些民国的名句。

搜狐文化:文创现在火了起来,有人说“现代人为了标榜自己是个文化人才买文创”,对此您怎么看?

我不同意姜寻: .的观点,我把它定义为“边缘文化”,与书籍相关的衍生产品,比如书摊和书架,包括笔架。其实这些东西都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性,但是现在实用性很强。比如有人买了笔挂,就说我可以挂钥匙。我觉得没什么不好。

包括我们中国传统的笔山,可以放筷子吗?我觉得没毛病。我认为这是一种人们更注重生活用品和实用性的情况。

我不排斥目前的实用创作,但其实国内的创作还处于发展阶段,尤其是书店。说实话还是和笔书结合,不太实用。

我认为我们应该开动脑筋,做一些聪明的、更好的创造性写作。

如果你看看德国的文创,起步比较早,有些有设计感,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文创。

这种产品可能会马上击中你。我觉得这是文创。

如果一个钥匙扣,一个杯垫,我觉得不是创作范围,我可能会很苛刻。

没有开之不败的想法,总有不断绽放的美丽

搜狐文化:会员制会成为新的发展方向吗?

姜寻:可能也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我目前没有这样做的原因是我们的会员不提前收费。我们是在一定量的消费,我们做会员卡,对于这种消费是非常良性的。以后可能还得做,不过要看流量。比如新开的友谊宾馆有5-6万学生,我们也可能会预存卡片让他们学习喝咖啡。

搜狐文化:书店作为新型阅读空间是否会往下沉市场发展,成为年轻人新的娱乐聚居点?

姜寻: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随着影视产业的发展和各种产业的推动,现在很多书店都依附于电影院,与电影、商场、房地产相匹配,未来都将嫁接一种产品。特别是最近书店和房地产合作的比较多,以后我们也会有。

这是未来多元融合的模式,在二三线城市会逐渐存在。我们还在一线城市工作,但是下一步还有二三线城市。

搜狐文化:国内是否需要新的书店经营模式?

姜寻:的每个书店都应该思考如何去,你的方向在哪里,你的未来在哪里?但其实综上所述,未来所有书店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我说的是ABC。a是AI,B是业务,C是沟通。我觉得这三者是未来人与人之间存在的平行事物。

但没有无敌的想法,总有不变的美。我觉得总会有书店在不断的绽放。

模式自然是不断更新的,不用考虑那么多的悲哀,说怎么更新怎么存在,它的存在就是有价值的,能不失败就有存在的理由。

我认为不同的书店人有不同的想法。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这条路我或许能走,别人或许走不了,但我也走不了他的模式。

就北京而言,我认为书店的书香会继续。书店行业在各行各业的造血方面并没有那么强大,但是却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和群众的支持。人们愿意返回并找到一个居住的地方。我觉得这是我们书店的未来。

让人民有归属感。公众同意你的观点。

——

疫情爆发快一年了。从寒冬到金秋,疫情造成客流悬崖式下降,人们消费欲望下降,使得原本被称为“夕阳产业”的书店行业再次遭受巨大冲击。

全国大量实体书店倒闭甚至倒闭,确实印证了新裤子乐队唱的“我最喜欢的书店,她这个夏天没活下来。”

幸存的书店也在努力学习与疫情共存。

搜狐文化走访了这些顽强的实体书店,和他们一起想象书店的未来。

以下是之前的内容:

疫情好转,钟和“最美的书店”,“松了一口气”

成立15年的豆瓣书店:我们对未来并不太焦虑|疫情下的实体书店2号

几句话后不再自称“书店”

谨以此献给每一个依然坚守书店行业的人,以及关注书店的读者。

——

采访,作者|张露曦

编辑|任辉

原创文章,作者:elbert,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woear.com/%e4%b8%8e%e8%92%8b%e5%8b%8b%e5%af%b9%e8%af%9d%e6%89%93%e9%80%a0%e5%8c%97%e4%ba%ac%e6%94%b6%e8%97%8f%e9%87%8f%e6%9c%80%e9%ab%98%e7%9a%84%e7%bd%91%e4%b8%8a%e5%90%8d%e4%ba%ba%e4%b9%a6%e5%ba%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