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

关于韩国新天地,有没有人想听我差点加入邪教的故…

elbert
elbert

楼主坐标首尔,前天妈妈看了一个新天地亲历者的Youtube视频,马上转给我,说跟我的经历太像了,问我之前遭遇的是不是也是新天地。直到那时候我还是不愿意相信的,毕竟那个所谓的“心理老师”曾经对我真的很好。后来在网上查了一些信息,最后证实了我曾经确实跟新天地的人接触过将近一年的时间。。。

有人想看的话,我会继续更新。

可能大部分人会觉得楼主是不是傻,怎么会去信邪教,新闻报道里一看这群人就不正常,为什么还会相信他们? 虽然不否认也有自己傻的成分,但是希望听完我的故事能让大家对他们的手段有一些了解吧,同时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大概是在两年前,有一天晚上楼主回家很晚在地铁口遇见一个发传单的老爷爷,楼主觉得老爷爷很不容易,就主动走上去接了过来,结果接过来发现是一张心理测试的问卷。老爷爷接着介绍说,这是他在一个文化交流中心上心理课程要求完成的作业,可不可以帮忙完成一下。因为内容就是很常见的那种画房子、画几何图形,楼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就画好了交给了对方,最后还被要求留下姓名和电话。 第二天,老爷爷给楼主发了短信表示感谢,并且告诉楼主从楼主画出的图形中分析楼主最近压力很大,还鼓励了楼主,最后询问楼主能否把联系方式给文化中心的老师,这个老师很厉害,或许可以帮助楼主做心理商谈。这里插播一下,当时确实是楼主的人生低谷,正好在考虑去看心理医生,所以就想着试一下也好,就同意了。

老师很快就来了电话,和我约了当天下午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刚开始楼主也很拘谨,但是对方看起来很专业又非常善于聆听,楼主当时又迫切需要一个发泄口,于是那天我们聊了三个小时,都是楼主一直在说,希望能听到专家的建议。这位老师肯定也是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的,因为楼主听到的都是楼主想听到的答案,也因为这样对话才进行了这么久。 就在楼主也说累了,快要结束的时候,对方提出最近自己在进行一项以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为对象的分析研究,可不可以以楼主当作案例,楼主考虑了一下便同意了。对方接着说因为这是一项长期的观察类研究,所以需要双方一周三到四次的会面,楼主当时还傻乎乎的问了费用,(因为当时真的想要接受心理辅导),对方表示因为条件是帮助她完成Paper,所以并不需要任何费用。

从那天起楼主便开始了跟她长达半年的见面,每周三次风雨无阻,因为地点都定在楼主家门口,甚至找不到理由不赴约。

这半年如果按照时间线整理大概可以分为,

第一个月~第二个月:前期的见面都在大众的咖啡厅或者饭店,有时候老师会请我吃饭,我也会回请,但是她请的比较多一些。几乎都是在聊我的私人话题,我现阶段的困惑,未来打算,后来甚至到童年创伤。因为我相信挖的越深越能帮助到我,所以我真的毫无保留的全都跟这个老师讲了。期间她还跟我讲几年前她曾经接手过一个还在上高中的男生,最后男生因为抑郁症自杀了,让她一直不能释怀。让我觉得这个老师真的又善良又负责,就对她更加信赖了。她也一直强调自己是多么想帮助我,大概在一个月过一点的时候,她拿来了一些测试题目,期间提到了SQ这个概念,就是跟IQ、EQ所对应的可以理解为类似“精神商”的东西。这个测试题目很多,但是内容很大一部分其实就是在围绕一个主题“你到底有多相信神的存在?”。这也是一个多月以来她第一次跟我提“神”这种词,我跟她表明了我的态度,我相信有神,但是我不相信人创造出来的神。接着几次的见面她就不断在跟我讲提高SQ的重要性,然后在大概快两个月的时候,我松口问她那要怎么提高SQ呢?

第三个月~第四个月:进入第三个月,随着这个SQ的话题,老师开始建议我学习宗教,并且表示自己研究过很多宗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对于她的推荐我其实并不感兴趣,因为我家里除了我妈妈其他长辈几乎都是天主教,我之前偶尔也去教会,对他们礼拜方式还有牧师对圣经的解读都十分厌恶。 可是没想到再下一次见面时,她直接送了我一本圣经和日记本,而且非常贴心的选的是姜黄色的封面,也就是我第一次见她时穿的衣服的颜色。我就这样算是被迫着开始了学习圣经的道路,不过开始的内容都是在讲旧约,就像在听历史课一样,所以我也并没有很排斥。

第五个月~第六个月:这时候开始已经不是在公众场合了,因为需要讲课,所以她建议在附近的一家Study Cafe里见面。 随着内容走向新约,也就是所谓的“Heaven’s Secret”,这时候我已经对这些东西产生不适了。但是我只是单纯觉得老师现在的方式并不适合我,我想提醒她回到以前那种对话的治疗方式,所以每次我都会主动聊很多自己的话题,不想让她上课。 另一方面那个阶段她对我又十分照顾,经常给我买很多好吃的,自己做柠檬水给我,甚至有很多次在我家门口等我就为了给我送蛋糕/炸鸡/零食等等。 所以我从心底相信她是真的为我好,又暗暗觉得可能自己辜负了她一片好心。就在这时她提出可以为我提供一个机会,准确的说是一个项目,那里的老师讲课的能力要比她好很多,或许我现在觉得不解的一些东西,在那里能够得到帮助。在她的积极劝导下,我是抱着对她愧疚的心理去参加了所谓的项目,也就是后知后觉的新天地课程。

后面的课程其实长达九个月左右,但是事实上我只上了前面的一个月,后面就没有去了。首先他们的课程是一周五天,每次除了四个小时的基本内容,还要留下来分组讨论,听课不认真的还要被单独补习。要是突然没时间怎么办呢?职场人不上班吗? 完全不用担心,课程分上午班和晚间班,白天上班当然可以选晚上,而且每节课都会录像,如果前一天有事(请假比在公司请事假都难),哪怕周末都可以过去看着投影仪补上。

内部的话,有一个牧师作为主讲,其他三名传教士来协助管理学员,我们按照年纪被分给三个传教士管理,而且第一天以要确认没有异端份子为由还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 传教士看起来都十分亲切,脸上一直挂着微笑那种,我是青年组,大家年龄差不多,都是大学生或者刚毕业,所以很快也交到了朋友,而且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名校毕业。传教士要求我们存她的号码,但是名字不能是传教士,不能是老师,要存成“XX姐姐”,这样跟父母一起住的孩子们,万一被父母看到手机才不会被怀疑。 为什么要隐藏呢? 他们给的说法是,因为撒旦魔鬼无处不在,他们想要妨碍走向上帝的灵魂,不是说你们的父母是魔鬼,但是魔鬼会诱惑他们,干涉我们的信仰。 所以不仅要保密,最好一天都在中心呆着,因为外面很危险,到处都是诱惑。。。

进入中心的第一个月,楼主因为经常违反规则(迟到,早退,不认真记笔记)被当成了重点辅导对象,之前把我介绍过来的老师也几乎是天天接楼主上下课。到这里楼主还只是觉得中心的制度很奇葩,对上课的内容称不上反感,因为第一个月又回到讲旧约的内容了,楼主还是很喜欢听历史课的。重点还是在于新约的部分,这部分开始讲师的嗓门渐渐开始高起来了,开始跟大家强调不遵守和上面那位的约定会是什么下场,也就是对背叛者审判,告诫大家不要成为被上面那位抛弃的人,那末日审判的时候你会后悔。最让楼主不适的部分是,你可以说我如果放弃了宗教会有怎样怎样的惩罚,但是我的家人朋友呢?他们只是没接触过圣经就也要在末日被你们审判?楼主觉得有信仰可以,为什么因此就要攻击那些没信仰的人呢。楼主觉得如果神真的存在,他会是慈悲的。这里的人描述的显然不可能成为楼主的神。

组织当然不会轻易让楼主逃离,当我表示自己不想再去了,之前的老师和传教士几乎就是轮番上阵想把楼主架回去,有几次甚至到楼主家门口敲门。楼主无奈只好先暂住在外,其实到这时楼主也坚信只是这些内容不适合我,老师和传教士是好人的。所以楼主没有完全跟她们断联系,楼主躲了一阵之后,老师的态度明显软了下来,表示可以暂时不去中心了,还像以前一样我们单独进行。楼主虽然表示愿意考虑,但当时因为已经有了工作加上家里姥爷病危,没有什么精力去想那些。

这里插播一个让楼主后来细思极恐的事,这个老师在那几个月经常突然就出现在楼主家楼下,楼主如果在外面会催促楼主赶紧回家,并且每次都只是说刚好路过,然后给楼主买很多吃的。直到有一回楼主出差外地一周,虽然不算远做地铁两个小时这样,晚上突然收到老师的短信,表示自己刚好有事来了这个城市,想顺便见楼主一面。。。

其实到这里楼主就算已经逃离了,因为当时距离楼主最后一次去中心也已经有两三个月了,期间楼主坚决表示不能接受牧师所说的话,所以没有听下去的必要。即使被半夜叫出去很多次进行爱的劝解,但主要还是出于礼貌和愧疚。让楼主彻底丢掉礼貌和愧疚的是一个月之后,楼主的姥爷因病去世了。因为是第一次失去亲人,楼主整个人都不行了,在家缓了两周才出门。期间老师一直有联系我,然后第三周的时候,楼主觉得应该出去转换一下心情,刚好楼主最喜欢的画家在首尔办展,就约了老师一起,整个过程非常难受,楼主可以看出她特别心不在焉。看完展之后,吃完饭的时候提到姥爷,楼主又控制不住大哭。这时候老师突然对楼主说,是楼主没遵守约定,被恶魔诱惑,把自己陷入世俗中。因为楼主一直都在处理世间杂物,根本就没有好好对待姥爷。

楼主当时就崩溃了。然后大声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结果老师一脸无辜的表示,既然不是为什么要这么大反应,难道是被戳中了什么?

老师经常把恶魔挂在嘴边,但那一刻她在我眼里才是恶魔。楼主当时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快点远离她,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即使她不断的想挽回自己刚才的话,事实上楼主已经什么都听不下去了。

之后楼主换了住的地方和手机号码,自此楼主和XJ的故事也就结束了。

接下来补充一些细节吧。

中心除了举办各种节日活动,还会举办各种体验。我有幸参加过一次,但是因为强烈的不适所有项目都没完成。首先是让大家在黑暗中坐成几排,然后只有前面开着微弱的灯光,会给每个人发纸和笔,写下五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名字。之后牧师问大家写好了吗?大家回答写好了的时候,他会说那现在想象一下你和这五个人在同一个小船上,小船马上要翻了,必须要推下去一个人大家才可以活,你选择推下去谁就把谁的名字划掉吧。这时房间里一阵骚动,牧师组织大家安静不许说话,然后大家安静下来,慢慢的房间里还是出现抽泣的声音。这个时候牧师还开始了倒计时,然后又是一片安静,牧师开始新一轮操作,让大家再划掉一个人。。。总之最后随着人一个个被划掉,船上只能剩一个人,房间里的哭声已经达到了让人耳鸣目眩的程度了。更丧心病狂的是,牧师要求每个人依次站起来分享自己划掉至亲的体验,大家一个个都像在坦白杀人过程一样,有些人甚至哭到抽搐。而且不出所料的跳过了我的分享,不然我站起来会说我名单上的人都会游泳。

elbert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