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非技术手段扒假冒抑郁症、假死、坚称买号追…

elbert
elbert

不知道有没有搬,昨天根据夹总提供的信息,以及输入法用词习惯连夜提前把三个号扒出来了。

注意:@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假死于2019年)、@长乐在不在呀(假死于2018年)、@谁都不是救世主(微博大号)、@对不起我是自导自演的(新开的认错号),是一人分饰四角!

关键证据——输入法习惯把“的”打成了“和”。

第一处,在@谁都不是救世主· 发的确认晨小晨死亡聊天记录,应该是“医生的建议”,该微博被@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 转发了(假装家属)

谁都不是救世主私信晨小晨的朋友(其实是自己私信自己)确认是否死亡,左边的白色对话框其实就是晨小晨本人

这时候明面上晨小晨已死,骗剑三玩家这是亲属接管了微博发的动态

第二处,事件爆发后买号的解释,又把“的”打成了“和”

第三处,开第四个号承认自己自导自演,应该是“接到微博客服的电话后”,再一次吧的打成了和

证据二,常见的客户端鉴定

还是上面的图,承认自导自演前后相隔不到一小时发的微博,注意微博小尾巴的手机型号,有两个,iphone XS Max和iphone客户端(不是大家误传的iphone11)

举证3:夹总提到的第一个发现“盗号”的人

是谁第一个反应过来被“盗号”?

博主长乐按照她写的剧本应该在2018年去世了,今年7月初突然发水军类的微博,第一个发现的人就是@再来一瓶我还能喝

验证一下,客户端一致iphone XS Max

总结:@再来一瓶我还能喝 同时认识@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 @长乐在不在呀 ,有同样的输入法习惯,而且发觉一个回来一个被“盗号”了,又同样的手机型号,同样的输入错误,连时间都差不多🤗

最后是,被码掉的微博昵称长度和@再来一瓶我还能喝 出奇一致!

一个人可以在互联网利用抑郁症博取同情心。自己让自己“死亡两次”,自导自演利用追星来害人,吃瓜路人对逝者的同情心被消费,剑三玩家真情实感被骗了两年,粉丝被骗得滑轨道歉一天。

剧情很精彩。

elbert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