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一对一视频交友

晨小晨微博盗号事件疑似一人分饰七角(更精分动机…

elbert
elbert

小号“长乐在不在呀”(抑郁症+尿毒症)“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抑郁症+恶性肿瘤)大号“再来一瓶我还能喝”(抑郁症,参加过227大团结活动)“对不起是我自导自演的”“大呲花”(加入祁月笙粉丝群自称是晨小晨亲友)“谁都不是救世主”(抑郁症,救世主这个有点争议) 五个账号都属于同一微博用户网友A,另外嫂子也非常大几率是网友A,索性整理了一下

空口鉴我恰饭收钱的人麻烦先给我打钱,我在盗号事件刚发生的时候还骂过🦐去死(看到扒皮锤公告才删的)所有豆列私信辱骂扣过鉴我为🦐的煞笔都诅咒10倍反弹哦!

剑三吧扒皮帖子↓

http://tieba.baidu.com/p/6804898024?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1.6.8.1&st=1594407914&unique=F1C24EE70DFB700D7091DFCA52B339CE

中可得知时间线:

2015年网友A注册名为“长乐在不在呀”账号并自称自己有抑郁症与尿毒症(需要长期透析,现留微博均为18年后发的)

2018年6月请剑网三同好写手B写帖子锤渣男(写扒贴价格六百多,未结清中间人代付了,扒的渣男是满汉全席歌手慵懒,好像是线上聊骚)但是写手贴并没有引发大量关注,她个人微博多次转发渣男粉丝的回复

2018年6月至8月“长乐在不在呀”数次发表厌世自杀文字,在8月14日发表最后一条微博,参与扒渣男的小姐姐们分析认为是因为渣男写手贴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仅被满汉和网络社团除名,现实生活中没有丢工作,(而这个时候社会上报复一个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去世,因为去世了之后自己几乎一切错误都能被原谅,而且还有大批鸣不平的路人帮你一起网曝得罪你的人)括号里是扒贴原文,然后就有了8.14时候发的遗言(第一次假死事件)

2018年8月 长乐账号去世之后,渣男扒贴依旧没有火出圈,这个时候长乐决定利用知情人C作为踏板亲自去报复,并且注册小号“再来一瓶我还能喝”联系知情人小姐姐C(自称长乐亲友,想利用中间人爆出渣男现实单位等信息,这个小号第一个关注的人就是知情人小姐姐,是为了这件事专门注册的小号并且准确知道渣男单位等具体信息)这时候知情人C让“再来一瓶我还能喝”用qq号注册联系她“再来一瓶”表示自己忘了QQ密码让稍等,然后注册了一个新QQ好联系知情人C(两个知情人都觉得很奇怪因为玩剑三的人不常用QQ的可能性很低),后面引起了关注,很多人去骂渣男渣男的超话也因此关闭(被爆了)

知情人表示从未泄露过渣男三次元地址

因为尝到了第一个账号“死亡”带来的甜头,于2018年底注册账号“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前期微博删掉了,现在仅留着19年后的,但是可能认为“长乐”觉得渣男炸掉超话退圈这个还不太满意,三次元也没有受到影响,实际上“晨小晨”这个账号曾经也被用来想报复渣男的,但是没有实施成功,图贴在帖子最后),

“晨小晨”账号注册后第一个关注人就是已经去世的“长乐”且为搜索关注,“长乐”与“晨小晨”使用手机均为iPhone7P,11的假的辟谣了,“再来一瓶”和“自导自演”的微博都分别出现过IPHONE和iPhone xs max 客户端,能对应上

2019年4月24日 主播祁月笙为了满足“晨小晨”的心愿发布了女装微博三条,“晨小晨”留言感谢

2019年6月21日 晨小晨账号发布遗言表示自己走了,并且转发一条“谁都不是救世主”与其嫂子的QQ对话截图的微博作证(这张聊条记录有破绽下附图)

2020年3月7日 网友A登录晨小晨微博,并发表微博“她以另外一种形式回来了”(说听说嫂子怀孕)

2020年5月25日,网友A登录晨小晨账号发表微博评论:“时间过的真快啊”

2020年7月1日的11:44分 网友A登录长乐账号并发表微博“天晴了真好”(疑似带话题的广告博)

12:22分 账号“再来一瓶”评论:有毛病么,连一个过世的人都不放过

13:44分 账号“再来一瓶”第二次评论长乐微博(第一次评论不是同一条)

2020年7月6日-9日 晨小晨账号出现某艺人相关微博,并且发微博表示账号是自己买的想发什么发什么,并且大量删除过往微博,引起激烈的舆论反应,后被删微博记录恢复

2020年7月9日晚 出现账号“对不起是我自导自演的”表示是自己的操作“晨小晨”账号的人,受别的妹子的启发利用“晨小晨”账号来做这些事情,并且表示道歉,表示自己已经退出了“晨小晨”的账号因为被官方锁定无法再次登录,并且出示多账号切换界面截图上有“自导自演”与“长乐”的账号(还有一个打了码看不见,但是隐约可见字数长度与“再来一瓶”刚好一摸一样,当时打码“再来一瓶”这个账号是为了掩盖曾经227大团结的历史记录)

聊天记录破绽截图1:两个账号都喜欢用。。。代替…

就真的很凑巧,长乐和小太阳都习惯用。。。来代替…

聊天记录破绽截图2:长乐和小太阳都用着同一款聊天气泡

晨小晨和长乐用的聊天气泡是同一款

聊天记录破绽截图3:使用同样的错别字 喜欢吧的打成和

晨小晨“嫂子”就习惯跟“长乐和盗号者”一样习惯把“的”打成“和”,这个错别字用法挺少见的

地址锤:长乐曾经发帖时忘了关定位(显示绥化市),在本地贴吧回复过帖子(绥棱县属于绥化市),定位地址与网上扒到的晨小晨电话号码显示的城市(绥化市)相一致

长乐曾经发帖时忘了关定位,在本地贴吧回复过帖子(绥化市绥棱县),

晨小晨的手机号码与支fu宝状态都是正常使用中,且电话归属地是绥化市

知情人BC在现在正常使用的手机号码发现新关联QQ号,并且曾经出现在讨论组中我现在已经数不清这位小妹妹有几个身份了

很多人问图啥,微博上找了一个说法,实际上剑网三抑郁症假死事件发生不止一次了,楼里也有一个老玩家发过解释,贴一张微博找到的说法,微博可以搜到例子,之前的著名例子就是叶开阳

附祁月笙聊天记录截图,没有真正跟晨小晨家人接触过,仅通过留言方式联系,祁月笙已经删除之前为晨小晨所发的微博,祁月笙和“晨小晨”家人靠中间人“大呲花”留言联系(现在扒出大呲花的QQ绑定手机号跟再来一瓶微博注册手机号是一致的)

“晨小晨”这个账号注册的时候也是为了报复渣男而设的,除了喜欢祁月笙之外,和偶尔用于”缅怀”亲友“长乐”以外,曾经对祁月笙说过自己病重时的“遗愿”就是要为“亲友”长乐向渣男复仇(想利用设定抑郁症+癌症晚期来借祁月笙的影响力报复渣男,但是祁月笙没有管这件事只是满足她为了她女装了)“晨小晨”宣告死亡后,注册了另外一个账号”大呲花“”来联系祁月笙并加入他的粉丝群,表示自己是已经“去世”的晨小晨的好友,甚至说自己去祭拜过晨小晨(之前救世主提供的那个宣告晨小晨“死亡”的聊天记录说因为是海葬所以没有办法去祭拜,她可能自己把自己撒的谎忘了,其中“大呲花”QQ绑定的找回手机号跟“再来一瓶”微博注册手机号一致

大呲花QQ的绑定手机号码跟再来一瓶登录微博手机号码一致

elbert
品牌